财政怎样“挑大梁”

----十几年以来,我国一直采取以银行为主调控制经济的货币主义宏观政策,在当前我国经济

遇到困难,银行已无力启动经济增长之时,各界人士众口一词地开始谈“罗斯福”新政,谈财政现

在必须在启动经济增长中挑大梁。这个提法是对的,虽然为时晚了一点。因为财政与银行本来就是

市场经济条件下缺一不可、不可互相替代的两个调控杠杆,特别是在国家遇到经济困难时,只有财

政才能承担主要的启动经济责任。因此,我们应检讨过去忽视财政偏重银行的片面政策。

    但是由于十几年来财政在财力和职能两方面的不断萎缩,目前的财政调控经济显然有些力不从心。

    首先从财政职能上看——财政的基本职能可用五个字概括:“收、支、平、调、管”,当前的财政

,这五个功能都不健全。

----第一,财政基本不管收入。税收本是财政的基础,但现在这个基础却脱离财政而独立了。

    第二,财政本应是统管政府一切支出的机构,但目前大量的政府性支出游离于财政管理之外,财政

预算所管的不够全部政府性支出的一半。

    第三,社会总需求的平衡,本应是通过财政政策与金融政策紧密协调配合去调节社会需求以达到平

衡。但现在财政和银行各行其道。特别是银行长年盲目放贷造成大量大量呆帐,根本没有考虑财政

是否有能力对其救助,为财政信贷之间的平衡造成极大困难。

    第四,财政调节市场资源配置主要应通过税收政策执行,但现在税收已独立,财政丧失这一职能。

财政只能通过直接投资调节市场资源配置,而这非纯粹市场经济调控方式。 财政本还应有调节社

会分配实现社会公平的职能,但目前我国有关资金却是由劳动保障部、民政部、财政部三家分管,

形不成合力,不能对经济周期起有力的调控作用。

    第五,财政的管理职能,主要指制定法规、审查财务、违规处置三权,没有审查企业财务的权力,

对违法乱纪规现象更无多大处置权。财政对国有资产的管理权也形同虚设。

    其次看财政的财力规模。 世界上有三种财政类型:一、既不管调控经济也不管社会福利的廉价政

府型财政,其财力规模一般占GDP的10%左右。二、承担调控经济任务的财政,其财力一般需占GD的

35%左右。三、福利国家的财政,其财力需占GDP的45-75%。我国财政财力规模只占GDP11%左右,

是廉价政府财政,无力调控经济。

    除此之外,我国财政自身机制也有些不足。

    第一,我国税收以流转税为主,所得税已少得几乎无足轻重。而流转税对经济总量变动是中性态度

的。只有所得税,因它随经济周期变化而逆向变动,因此具有很强的调节宏观经济作用:经济过热

时所得税大幅增加甚至加速增加(累进所得税),进而抑制企业扩大生产;经济困难时所得税大幅

降低甚至加速降低(累进所得税),相对地减轻困难企业负担。我国以流转税为主的收体制,使财

政丧失一绝好的调控经济手段。

    第二,如前述,我国社会保障支出中,留给财政掌握的,大部分对经济周期反应弹性不强,如卫生

医疗、教育等。而不完全归财政管的失业和贫困救济支出,恰恰是对经济周期反应弹性最强的。失

业和贫困救济本是强有力的宏观经济调控杠杆,因为失业和贫困救济支出天然是反经济周期变动的

——经济过热时,失业、贫困人口少,有支出大幅减少,可抑制需求过热;经济困难时,失业、贫

困人口大增,有关支出大增,可扩大过冷的社会需求;进而起到熨平经济周期的作用。劳动保障部

、民政部、财政部三家分管,有关支出调控不力。

   第三,我国财政到1997年为止,一直没有把预算安排与调整经济周期需要紧密联系起来。只有今年

为了熨平经济周期而追加了500亿元赤字。

    正常的调控经济周期预算应是反经济周期预算:经济过热时,财政一定要搞预支算结余,既为了给

过热的经济釜低抽薪,也是为了给以后经济低谷时期施行财政政策储备资金。经济低谷时,要搞赤

字预预算,以通过扩大财政资金投放给经济加温。我们没有这样的财政观念,特别是不让财政在经

济过热时搞结余预算,困此,我们财政预算也在很大程度上消弱了调节经济周期的功能。

    在市场经济条件下,财政必须承担起调控经济、熨平经济周期的职责。因此,财政也必须对内、外

环境进行大幅度的调整。主要有以下几点:

    1.财政资金规模必须扩大,财政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必须提高,以加强财政对国民经济的影响力

。单纯用增加税种、提高税率的办法不行,我们可以将各级政府、各部门所掌握的各种资金合并于

财政。具体地说,就是将各种预算外资金大部分归于财政预算,将各种收费和基金统一归于财政预

算。估计这样一来,财政收入占GDP的比重,即可由11%提高到20%左右。另外,地方财政的收入应

有40%上划中央财政预算,使中央财政收入占整个财政收入的比重达70%。如果政府各部门有支出需

要,或地方政府支出有不足,由中央财政拨给资金。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强化中央财政这只宏观经

济的手臂。

    2.税收征管机构应该无条件地回归财政,再不能让财政处于只有半张脸、一条胳脯一条腿的状态。

税收是财政分配的基础,税收政策是财政政策的大部分构成部分,没有税收的财政是残废的财政。

只有税收回归财政,才有谈实施财政宏观调控政策的可能性。

    3.财政和银行之上,应设立一个有实权的国务院财政金融办公室,如当年李先念同志领导下的国务

院财金委员会一样,统一审定财政预算和银行信贷及货币发行计划,对财政和银行在宏观调控的协

调配合统一下发指令,形成强有力的宏观经济调控中心。

    4.各种社会保障基金,特别是待业保险基金和退休养老基金,一定要纳入财政预算管理。使之在统

一的财政调控政策中,发挥主要调控杠杆之一的作用。

    5.应分阶段、有步骤地逐步降低流转税税率,提高所得税税率,加大所得税占整个税收的比重。所

得税确实不如流转税的收稳定,对保证财政收支平衡不是很有利,。但市场经济条件下就执行反经

济周期政策的财政,本来就不是以维持收支平衡的财政。以所得税为主的体制,有利于财政的反经

济周期运作。

    6.今后我们的预算政策,应从平衡预算政策改为反经济周期预算政策。即经济过热时一定要制定结

余预算,经济困难时制定赤字预算,将预算变为一个主要的反经济周期操作手段。

    以上调整,应说都不是很容易做到,特别是不容易立即做到的,但下了决心又都是可以做到的。就

看你要不要搞中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的宏观调控,还要不要在经济困难时期继续忍受束手无

策的烦恼。如果你要宏观调控,不要在经济困难时束手无策,那么,对于唯一能在经济困难时期挑

起启动经济重任的财政这部机器,这把宝剑,难道不应加大其马力,不需磨砺它的剑刃吗。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