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腐败无底


   2月10日的《焦点访谈》说,安徽利辛县县委书记一年退贿50万元。许多老同志如听天方夜谈,

电话打到杂志社,说一个国家级贫困的县委书记一年就这么多进项,那么不贫困县的县委书记呢?富县

的县委书记呢?再说,县委书记有这么多,那么县长呢?副书记、副县长呢?问这是真的吗,简直不敢

想。
  
  人一老到底容易保守。有何不敢想?君不闻中国人民有志气,有能力,任何人间奇迹都能创造出来

的豪言壮语吗?人民都这么有志气有能力,遑论其公仆,其公仆只能是更有志气更,更有能力,创造任

何天方夜谈都只是一碟小菜。所以对此报道,我根本不过脑子就相信了。这个理由可以叫做洞明国情。
  
  我不过脑子就相信的另一个理由是人性理由。人性上下都不封底,往上可成天使上天堂,甚至可比

天使还天使;往下则可下地狱还有余,比魔鬼更魔鬼。因为有牛顿定律在那里管事儿,上天就比下地难

,所以成魔鬼容易,容易就人数多。这是纯粹自然状态。魔鬼过多,生态失衡,必伤及人类自身;所以

人类就制订出一些规则,以制约成魔鬼的人数和步伐。这就是各种文明公约和律法。各社会文明公约和

律法既已不同,即便是各社会公约和律法都一样,还有个司法是否公正、执行是否严格的问题。既如此

,在我们这个社会,比如县委书记吧,什么样的天使行为,我不过脑子都信;什么发生比恶魔还恶魔的

事,都也不过脑子照单全信。
  
  有老同志还说,如果这消息是美国之音发布的,咱还可以看到眼里拔出去——造假机器嘛,咱不信

不传就是。可这生生是咱《焦点访谈》报道的,自己的媒体,能不信吗?《焦点访谈》因经济紧张,被

美国之音收买了?不会吧?其实老同志的这些嘀咕也很不练达,对晚辈的上述理论领会得仍然不够深。

怎讲?既然你相信如果没有足够有力的约束,任何比魔鬼还魔鬼的事都能够发生,还分它是《焦点访谈

》还是美国之音干吗?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是马克思主义认识论的重要基石。我对这个理论的重大发展是曾经

写过《谁的时间是检验真理的唯一基础》一文。我不过脑子就相信上述报道的第三个理由是个人实践。

我个人的实践是陪着,不,准确说是领着一位转折亲去给转折亲的上级送钱。你可能说,你写文章跟真

道学似的,怎么还做这等鼠盗狗偷之事?我是不做的。可是转折亲说转八圈腰子就我这门体面亲戚勉强

可以给其上级说话而不至于太巴结。我心一横,亲戚这么高看,咱无权提拔亲戚就够丑气的了,亲戚求

咱带路送钱,又不是叫咱自己出钱,若这点小事都不帮一把,还要咱这门亲戚干吗?白转折了?再说自

己不真真是百无一用了吗?谁知那天不巧,赶上另一个送钱的主儿。短兵相接,技高者胜。咱技术很差

,人家聘请的那个带路人技术老道,人家送成了,咱没送成。捏着那钱那个自责,有什么用!恨不得找

个地缝钻进去,或找块硬地一头摔死得了。好在那天是雨天,地软。不对,水泥路!是很好的水泥路,

比硬地对于摔头来说更理想。可能是由于丑气得还不够,那天没有寻死。
  
  对于带人跑官之类事,我是有过思考的。在中国,在当下,你要做一个公正总裁,一个最终过滤器

,只要是你碰到的邪恶事件你都不与焉,那就只有一条,死。因为鱼能离开水吗?人能离开空气?邪事

事跟鱼的水、人的空气一样。好像是南京王彬彬写过一文,叫《腐败的民间基础》。我没看过此文,听

人说过这句话,就一下子记住了。是啊。像我这样狷介自守之士,尚且不免焉,何况根株更差者。

  
  我这里还想对一些老同志说句话,你们也不要一味撇清,好像自己年轻时多么正派,当时的社会是

如何弊绝风清。可是你们那时你整我我整你,道德比受贿还要等而下之。因为受贿没有直接受害人,可

是整人就不一样了。整人,自己未必得着什么好处——有时是有好处的,踩人一脚就等于自己进一步,

可有时纯粹是谁都得不到好处,只是野心和狂热。
  
  最近我又有新的参悟。计划经济绝对就是整人经济。大家都想做计划者,大家都想计划别人,大家

都想逃脱被计划。可是计划者的位子太短缺,必然就掐。
  
  可如果是市场经济,有点个人主义野心的人,都能鼓捣个小门脸儿、小企业、小公司或小工厂。每

个小门脸儿、小企业、小公司、小工厂就是一个小王国,在自己那一亩二分地里称王称霸胡折腾去呗。

智力再多,利比多在再多,市场里都能找到地方发挥。兜里揣十万了,那就努力去做百万老板,有百万

了,就努力做千万老板,无论多大的欲望,市场都能给你消了。计划经济就不行了。大家就只有科长处

长局长部长地盯,盯急了就整人,就扒拉人,踩人,以便加塞儿越级。横劲儿没地方发挥,又没合适的

敌人,自己就互吃呗。
  
  我说这些,是劝老同志不要盲目地、不加分析地就道德优越起来,别误以为中国好时候过去了。没

有!中国的好时候在未来。老人要发挥余热,不要“老大徒伤悲”,要老当益壮,为子孙后代造一个好

未来。现在,“关心下一代”的那些老同志一给小孩子讲课,总是说当年多好多好,其实这就同说尧舜

禹时代多好多好一样,完全是自我美化,瞎编的居多。中国有好没有?有!在未来。让我们老少贤不肖

齐努力!

摘自网易---------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