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白高考舞弊案庭审:原教育局副局长当庭翻供!

 昨天,电白高考舞弊案的审理工作进入最后一天,原电白县教育局副局长陈作达、原电白县招

生办主任陈光和原电白县招生办副主任梁禄生出庭受审。出人意料的是,陈作达当庭翻供!

   翻供:认罪供述未想清楚

  今年62岁的陈作达是这次电白高考舞弊案中官职最高、年龄最大的被告人。面对公诉人的指

控,头发花白的陈作达气定神闲、振振有词。

  “公诉人指控的罪行不属实,我没有贪污,我没有玩忽职守。”

  这是陈作达回答审判长的第一句话。

  从法庭调查、法庭辩论到被告人最后陈述,陈作达全盘否认了之前所作的有罪供述。他解释说

,之所以在侦查阶段认罪,是因为当时睡不着,吃不下,而且年纪大,记性不好,对某些事情没有

考虑清楚。公诉指控他贪污8万元,完全不属实。8万元是黄轩给他的劳动报酬,因为在教具厂经

营困难时,是他使该厂起死回生的,黄轩才会给他8万元,并不是贪污所得。在审核监考员名单的

工作中,当发现有些学校没有盖章,监考员没有签订聘用合同等问题时,他已经叫梁禄生补办好所

有手续。之后,梁禄生并没有拿监考员名单给他再审查。接到举报信后,他主持召开了校长会议,

讨论研究如何防范高考作弊,并下达了通知书,要求各校学生不要购买BP机,不要携带BP机作

弊……

  听完陈作达的陈述,一旁的梁禄生非常“委屈”,他说,监考员名单审查,须经梁禄生、陈光

、陈作达、陈建明(原教育局局长,现因经济问题正在查处之中)四人把关。陈作达看完监考员名

单后,并没有提出任何问题,也没有叫他去补办“所谓”的手续。既然领导没有异议,高考在即,

他就执行规定,把名单分发下去。

  辩护:八万元是版权费用

在辩论阶段,辩护人提出,8万元是黄轩给的劳动报酬,这是陈作达主动交代的,因其买两套

书时尚欠北京方面10万版权费,此8万元是陈作达准备支付给北京的合作伙伴的,只因舞弊事发

暂时保管该款。

  是否玩忽职守?陈作达的辩护人提出,陈作达只是作为招生委员会的委员负责考募工作,但是

并没有人或组织界定他的职责范围,因此他就不存在玩忽职守问题。而且,高三任课教师担任监考

员并不是导致出现高考舞弊丑闻的必然因素,监考员名单不须经其签发就可下达,现在要陈作达承

担责任有失公平。

  控罪:贪污+玩忽职守

检察院指控:1999年1月,陈作达主管印刷《名师导师导学》和《一课一练》两套书作为

全县各中、小学生的辅导资料时,伙同负责联系印刷业务的电白县教育局教具厂厂长黄轩通过扩大

每个印张印刷费的方法来提取回扣费,其中陈作达分得8万元。

  2000年6月底至7月初,电白一中、水东中学、电海中学3所学校将高考监考人员的名单

上报电白教育局招生办公室,陈作达、陈光和梁禄生没有认真核实,对上报的监考员名单不进行深

入、细致的调查和审查,致使38名高三级任课教师违反有关规定担任了该年度监考员,从而导致

了杨汉辉等人利用监考之便,当场答题和传递答案给考生的后果。考前,有举报信反映有人到学校

推销BP机,及有部分学生购买BP机作弊之事,但陈作达没有足够的重视,没有组织人员查处、

打击和采取防范措施不力,导致发生了震惊全国的“电白高考舞弊丑闻”,致使电白县被省教委取

消了国家定点高考考场的资格。社会影响极其恶劣,其行为已构成贪污罪和玩忽职守罪。

  陈光:奉命行事 指控不公

今年53岁的陈光是2000年高考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他被指控:1996年7月份,其

任电白县招生办副主任兼出纳期间,与当时的教育局副局长陈建明密谋,利用职务之便,伪造一张

向招生办薛宜茂借款23万元购买小车的借据,从招生办公款中骗取利息1·84万元。1997

年12月和1998年4月,经陈建明同意,陈光从招生办的小金库里取出35万元,以杨电元和

陈荣毅两个假名参加电白县教育局工会集资,从中谋取了10万多元,陈光分得2万多元。

  陈光觉得自己只是遵照领导的吩咐“行事”而已,不构成贪污罪。他说,当时都是陈建明说了

算,领导要做的事情,属下能反对吗?参加集资所得的10万多元,都以手机补贴分给了陈作达、

陈建明和另外一人,现在只追究其一个人的刑事责任,实在太不公平了。他不直接主管高考考务工

作,只是负责日常事务,对监考员名单并没有决定权。监考员名单审查工作是由梁禄生审查的。既

然他的其他工作没有失职,他就没有玩忽职守。

  同被指控玩忽职守的招生办副主任梁禄生更觉“冤枉”:既然正主任都无权决定监考员名单,

他小小一个副主任从何来此权力? 作者: 罗爱萍 吴峻松

 

关闭